<th id="eqf9l"><track id="eqf9l"></track></th>
    1. <em id="eqf9l"></em>
      您的当前位置:主页 > 农机论坛 > 讨论思考 >

      看农机安全监管的对象内容怎么变

      时间:2018-01-10 10:46 来源:中国农机化导报 作者:admin
      认清监管对象,是监管工作的首要问题。农机安全监管的对象内容,在发达地区与欠发达地区,在平原地区与丘陵山区,在农机化初级阶段与高级阶段,都呈现出明显的区别。分析不同对象内容的特点,研究“监管谁”的问题,能够促进农机安全监管重点。
      监管对象内容概述
      农机安全监管的对象内容,从产业链条上,可以分为生产、销售、运输、作业、维修、服务六个环节。一是机械生产,是指农机生产企业将生产要素注入生产系统,转换为有形农机产品的过程。二是机械销售,是指转化有形农机产品或服务的价值,满足农机消费者需求的过程。三是机械运输,是指农业机械在作业场所外转移的过程。四是机械作业,是指农民个体或组织发挥农机生产力的作用,从事生产活动的过程。五是机械维修,是指农机个体或组织从事农机保养、检查、修理的过程。六是机械服务,是指农机经营者从事无形活动,满足顾客需求或利益的过程。从政策属性上,可以分为补贴机械与非补贴机械,两者可以合称为通用机械。
      监管对象内容转移
      根据《农业机械安全监督管理条例》、《安全生产法》、《道路交通安全法》等法律法规,农机安全监管的主管部门负责行业安全,实施行业全链条的监管。但在实际操作中,由于地域差异、各个时期阶段性特点,使得农机安全监管的对象内容呈现出不同的侧重点,主要表现为三方面的转移。
      从初端向末端转移。在发达地区,或大的区域层级,农机生产基础雄厚,销售市场广阔,交通运输便利,这些方面无疑都是农机安全监管的着力点。但在欠发达地区,尤其镇、村一级,农机生产企业本身很少甚至没有,实施对农业生产企业的资格审查、机构检查、人员培训、制度督导、责任落实、预案演练等监管措施都很难真正落地;农机销售中,由于质监部门、工商行政部门拥有质量检查、市场维护的强力抓手,农机部门职能偏于虚弱化;农机运输中,对于路上违法行为,农机部门需要配合公安部门进行行政执法,整体处于弱式有效地位。这就使得在基层一级,农机监管链条更多体现在作业、维修、服务等末端,从事农机作业、维修、服务的个体或组织,提供了农机安全监管的现实内容。
      从补贴机械向通用机械转移。无论是购置补贴,还是报废更新补贴,农机补贴的范围都远没有涵盖全部通用机械,只是被包含关系,而且这种被包含程度,在丘陵山区与平原地区还存在着明显的差距。这就使得在丘陵山区,基层农民使用机械的比例要远远高于享受补贴机械的比例,倘若忽视补贴外机械的安全监管,就会忽视很大部分的监管空白。面向现实情况,在丘陵山区的农机安全生产监管,非常有必要辐射到更加广泛使用中的农业机械,甄别出重要部分和关键环节。
      从路上监管向田间地头监管转移。长时间内,农机部门负责对拖拉机、联合收割机的登记、发牌、检验、发证,对“两机”的公共服务与路上执法构成了农机安全监理的重要工作内容。但随着农机安全监理逐渐减免费用,内容由繁琐化转向精简化,形式由文本化转向电子化;农机部门并不具备路上执法权,在监管农机“黑车非驾”中,行政许可权与行政监督权并不一致,为长期路上执法检查监督带来了艰巨的体制挑战。
      监管对象内容确定
      农机安全监管的对象内容中,链条向作业、维修、服务转移,范围向通用机械转移,领域向田间地头转移,共同构成了实际操作中农机安全监管的新视角。首先,作业、维修、服务内容千差万别,新型农机经营组织的壮大,能够更好地促进生产标准化、专业化、集中化,为农机安全监管提供了现实的载体;其次,通用机械使用各地不一,新型农机经营组织就是一定地域内使用农机的主要力量,是农机安全监管中的“主要矛盾和矛盾的主要方面”。再次,田间地头点多面广,对新型农机经营组织的监管,以线串珠,最大程度上将触角延伸到了最基层。
      实现与企业属性的嫁接。新型农机经营组织,从本质上具备企业的权能属性,是可监督的企业主体。根据《安全生产法》,企业主体依法获得安全生产保障的权利,应当履行安全生产方面的义务,承担安全生产的主体责任。如必须建立健全安全生产责任制;组织制定安全生产规章制度和操作规程;保证安全生产投入;督促检查安全生产,及时消除事故隐患;制定应急救援预案;如实报告生产事故;实施安全生产教育培训等等。拧住新型农机经营组织的“牛鼻子”,就为农机安全监管的职能发挥提供了现实基础,能够有力保障农机安全监管的实效性、长效性。
      实现与社会化服务功能的嫁接。新型农机经营组织除自身农机作业、维修、服务外,常常延伸到其他农民个体或组织的生产活动,对区域范围内农机化发展和农机安全带来直接影响。如部分合作社吸纳了农民机具、土地、资金、技术入股,对农机合作社安全的监管,实质上就能涵盖之前未入股农民生产活动的监管;部分合作社大力流转承包土地,开展粮食烘干、农产品加工等“一条龙”服务,一定程度上也就拓宽了农机安全监管的广度和深度。
      实现与部门监管职能的嫁接。新型农机经营组织的外延性、社会性,为农机监管部门创新监管方式提供了思路,监管部门可以充分发挥农机组织的第三方优势,采取服务外包、购买服务等方式,让渡政府的行政手段,利用“杠杆”的作用发挥政府的监管职能。如镇、村一级是农机作业的主要范围,但农机安全监理大部分还存在真空,国家主管部门也正在试点村级农机协管员,可以尝试让基层农机组织的专业队伍充实进来,既实现自我约束,又实现他人监督。新型农机经营组织的快速发展,必将在服务监管职能方面有越来越多的用武之地。
       
      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    55影院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